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三尾狐/传记二延伸剧情向/

今年最后一天…十二月份发点东西也好看点…嗯…小号的自戏审核文,趴(
末尾有一句是直接复制原文的你们看看找得到不2333

















【审】  三尾狐/觉醒

和往常一般,带着费心找来的祭品前往神社,在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护着篮子却又忍耐不住内心的期盼地加快着脚步前行。
她对自己的重要已经远超内心评估的那样了。
在内心某处,有个小人悄悄地提醒着,要抓住啊,不然失去了——就是永远地失去了。
来到神社的台阶边,生为野兽的灵敏让自己很轻松地就攀爬上了边上的石块。神社的台阶上设有符咒,妖怪要是轻易触碰会被伤害到的。但是神社门口并没有这种符咒,所以只要攀爬到了神社门口就可以进去见她了。
左胸仿佛有着什么东西砰砰作响,激烈地碰撞着,就像是要蹦出来一样。
和往常一样,她穿着红白相间的巫女服和木屐站在神社的门口,背对着烈阳,面对着我。
可她的脸上并没有往常的笑容。
冷淡的让我有些胆寒,不由地停下来向她走去的脚步。
「请不要再到这里来。」
「是因为我吵到您了吗…」
完全不用去多想其他的,我已经知道了为什么她会突然如此厌弃于我。
我是一只三尾狐,是一只妖怪。
人妖殊途。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用力地捏住提篮,骨节处微微泛白。她没有回答我的话,我也不敢抬头看她,生怕看到了那一抹含着嘲讽冷淡的笑容。
割肉挖心,也莫过于此。
但只要是想到她用着那样冰冷的眼神注视着我,注视着一个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那样冷漠。身体内的血液仿佛被那轻柔吹拂过的风一同吹散了似的,空虚的让人几欲弯下腰,捂住左胸,感受内里是否任然完好。
「这些日子真是叨扰您了,真的很抱歉,给您添了那么多的麻烦…真的很抱歉…我这就,这就离开……」狼狈地将提篮抱在怀中,向她弯下腰不断地道歉着,眼眶中有着什么东西拥挤着汹涌地流了下来。
咸涩的液体划过唇边,难过的味道已然尝到。
媚术修行得再好,我也无法掩饰那一刻的肝肠寸断,只能落荒而逃。
无法再窥得神色的她究竟是如何看着我,我也不知了。
我只知道,那时的我,已然是支离破碎。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