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凯金】向死而生

太喜欢了。

懿伦:

渣文笔/剧情矫情/傻白甜/题目引用打雷的born to die,安利去听听
希望大家不会被我的腿肉毒死





他终究会为他人死去
在凯莉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在金把紫堂护在身后的时候这想法更为强烈。怯懦的紫发男孩吓得僵立在原地,金无畏的站在紫堂身前,挺起胸脯看起来活脱脱像个中世纪的骑士。他的眼底折射出一股光芒。
那是纯粹的善良,是凯莉失而不可复得的东西。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那种东西可是大赛的危险物,是定时炸弹。而他身边的紫堂,就是个水鬼,指不定哪天把他拖入水底来个同归于尽。难道那家伙真的连这个意识也没有?虽然不太可能,但他不会真的这么天然吧?
凯莉对金产生了兴趣。
稍微使了个小手段,照理说不屑于演这些无聊的戏的,大赛里的大部分人都不可能会怜香惜玉,有这种功夫还不如去想想怎么从那些变态手下逃过一劫。但对于金是个例外,他是白痴嘛。
果不其然,金发白痴傻傻上当了,一脸认真保护自己不说,甚至放出“她可是个女孩子啊?你们怎么能欺负她!”的可笑话语,让凯莉差点笑场,这些家伙这么弱,搞定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还需要他来保护?再说那是什么老掉牙的观念啦,他自保都危险的吧。

他们相拥的时候凯莉着实吓了一跳,她早就做好摔落在地上的准备了。拜儿时的经历所赐,无论再怎么哭泣,再怎么高声呼喊,从来没有人会扶她起来,从来没有。
只有眼泪流干,血液凝固,跌跌撞撞的起身,一个人处理伤口。从那时候起,凯莉就明白没有人会救她于水火。
从一开始就是独自一人,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少年强健有力的心跳声把凯莉拉回现实,抬起头和他对视。真是漂亮的眼睛,像是洒满了星屑,果然白痴是上帝的宠儿吗?不过要是性格和外表一样帅气就好了,可惜了这张脸。
凯莉不慌不忙的感叹着,可以忽略了自己猛然加速的心跳声和内心无法解释的悸动,这种情绪让人不安。
不能因为这种事而增加自己死亡的几率,她必须要活下去,赢得大赛的冠军。
索性不去思考,金对凯莉没有一点堤防,一味的没有理由的去相信凯莉,这为凯莉带去了不少方便。本身就是依靠利用别人存活下去的,别人也在利用自己,各取所需,两不相欠,这样挺好。
但金不一样,他甚至在战斗的时候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凯莉,即使受伤了毫无怨言,总是摆出跟傻子一样的笑容,如同感受不到痛苦一样。

“唉,凯莉。”
大赛初期还是有安稳吃午饭的时间的,在于紫堂“节省积分”的魄力下,金和紫堂一起啃着三明治。凯莉则是用不饿两个字搪塞了过去。站在两个人身旁看向远方。
“我发现,凯莉你一直很理性唉。”
“啊哈,是那样吗?我自己也没注意过。”把视线移到金的身上,凯莉俏皮的弯起眼睛,笑道。
“是啊,但这会是一件好事吗?不会觉得寂寞吗?”
金困扰的眯起眼睛,突然像是猛的想起来什么一样,扭头看着凯莉“不过也没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不是一个人了,果然有朋友就是很棒吧?!”
凯莉一时语塞,愣了一下,接着望向远方,没有把话接下去。内心深处仿佛有个阴郁的声音不断在吼叫。
看看你自己的这副嘴脸,你不配,你不配得到他的信任!你不配成为他的朋友!
你不配。
当金在喊叫着询问凯莉“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的时候,凯莉第一次感到罪恶席卷自己全身,是啊,没有资格,从来都没有资格。利用他冒着生命危险对自己的信任,还自作聪明的嘲笑他白痴。这种行为早就融入了凯莉的骨子里,无法剔除。
当凯莉背叛金的时候,无视身后人的询问,转身离开,只留下嘲讽一般的哼笑。他应该明白了,一直以来都是欺骗他,榨干他所有有用的利用价值,这才是“星月魔女”,这才是凯莉啊。凯莉露出了笑容,握紧自己颤抖的双手。



可能这就是命运吧,凯莉跪坐在地上,看着指向自己的烈斩,深吸了一口气,金到最后没有为任何人牺牲,不得不说格瑞对金的保护真的无微不至,阻断了所有金通向死亡的道路。
也许还是那个傻小子最后赢了大赛呢,凯莉解脱般的呼出口气,任命的闭上眼睛。太清楚所有和他之间所存在的困难,所以从最开始就没有太多期待,上帝不会把自己的手置于他的手中。
为了避免所有的结束,凯莉选择了避免所有的开始。
不过幸好,他还活着。


.....
疼痛并没有如想象中的袭来,凯莉迅速摸向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皱起眉头睁开眼睛,她从来不会轻易放过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是那个烂熟于心的身影。
“什.....”
招摇的金发此时纠缠在一起,脸上挂上了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口,由于冲击烈斩斜着贯穿心脏,助骨断裂的声音清脆入耳。
金尝试着回头说话,一张嘴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唾液和鲜血混合在一起,顺着脸颊流淌,濡湿了细瘦的下巴。
没时间了,金艰难的扭头,缓慢的闭上嘴巴,却怎么也上扬不了嘴角。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滚,快点滚啊?离我远点!”凯莉癫狂着冲着金吼叫起来,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鼻腔里溢满了血,嗅觉运转的越来越迟钝,空气里充斥着腥甜的铁锈味。
因为不断战斗而疲倦的身体承受不住重量,金一下跪在地上,低头不断喘息着。
“帮....帮我..向格瑞道个歉..”
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我才不会可怜你,我死掉你管什么闲事?”抽泣着低声嘶吼起来,凯莉瞪视着面前这个人。
“哈....哈...我才不会.....才..才不会....”
他终究会为他人而死去。
“不会让朋友....孤独一人的啊。”
少年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扯出一个笑容。
只要凯莉愿意,她可以现在杀死僵住的格瑞,获得大赛的冠军。把金最后的利用价值利用的淋漓尽致,这是她的处世道。
她本该这么做的。
凯莉身子向前倾,接住了倒下的少年。烈斩贯穿了金的心脏,同时也插入了凯莉的胸膛。他们的血液交融在一起。
这么多年过去了,凯莉内心的那部分空缺才被填补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才清晰的感受到活着。
她已不是独自一人。
凯莉抱紧金,头搭在金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道:“白痴。”
我们存在的本身即是潜在的死亡。
而你我注定向死而生。

哭唧唧。我也想睡觉啊,但是止痛药没用了,好疼的说。

第一次指绘完成度这么高。。。螺丝真可爱啊!

醒过来了吗?!!

怪盗旮旯底:

10周年(爆哭

伊丽莎白:鬼太郎啊,已经在救了

【凹凸世界亚克力】预售

繁华碎月:


准备好久的亚克力!人物包括雷狮 莱娜 鬼狐天冲 卡米尔 雷德ヾ(✿゚▽゚)ノ
价格:15R/个
70/套
画师: 繁华碎月
主催:果木烤鸭
社团:主星序
工艺:双层白底亚克力6cm
拍付前三十的全套有特殊特典~
预售截止时间:7.25
发货时间:八月初
【链接走这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4681692484

_(:з」∠)_ 因为果果她太蠢没有来得及交保证金所以显示是二手,但是是完全全新的><

想了想博鳴果然太浪了,光是想想那種背德帶來的快感和被人鄙夷的目光注視而帶來的惡寒就讓人興奮不已,雖然説這一對果然衹能是歡愉一時後悔一世的,但是為了一點點的光就不顧一切的不正是飛蛾嗎。
今天的自己也相當的,變態呢。

之前的,大概不会有后续,虽然我写了大纲…

我感觉现在的读者都是给惯坏了

时光之穴:

写文章难道不应该是作者说:我要写什么!然后就去动笔么?


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去照顾读者的想法,把所有悬念冲突都提前给揭示出来?


什么“这个一定是HE”、“××CP只有一点这真的只是××CP”、“××不是渣这是个误会”……啊,这些全部都交代完毕然后总觉得看的时候会有点不爽哪。


毕竟,悬念和冲突是一部作品很重要的部分。以这样的方式揭晓,实在是有点遗憾。




网络时代的好处是读者和作者容易即时互动,坏处就是读者反客为主,对写作者形成制约和影响。


坦白说,除非你是纯商业作者,信奉“老子写出来就是为了市场其他都是渣,能卖钱就是王道不能卖钱有一箩筐的爱与节操都是狗屁”,否则就该有点作者的“高傲”在。这“高傲”不是说你要看不起你的读者(这是品格问题当然不应该),而是你得对自己要表达的东西有点想法和坚持,起码在你动笔的这部作品里,应该是你说了算,你是拉着读者往前走,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PS。所以我会看网文(此处非指同人)打发时间但确实看不上网络文学,因为几乎清一色的爽文当道(种田文之类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爽文),几乎不需要讲究架构和技巧,大都是又臭又长的流水账跟着时间一路平铺直叙下来,还一不小心就会被一群没事就喜欢指手画脚自己品味又不怎么好的读者拉着走。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很多网文你看前十章二十章觉得很有意思,到后面就变味儿的原因。




说真的,作者有时候就该“无视”一下读者。因为不会有任何一个读者比你自己更清楚你要表达什么才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的作者……也怪不容易的,我就不为难他了),所以读者的意见可以倾听,但永远不要被他们左右,这是我和每一个以“作者”身份与我结识的小伙伴所说过的话。




  但如果因此变冷门了别来找我。 




下面有个回帖倒是很好的解释了为何现在有这种“读者反客为主”的现象,因为现在的读者都把自己当成了消费者,而消费者是上帝嘛……但是事实上,写作和阅读真的只是简单的生产和消费的关系吗?


当然,在这个大家都习惯去起点订阅打赏的时代,网络小说就是商品,读者就是消费者就是上帝,所以就应了 @太阳照在绿墙山  以前说过的“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的问题。


因此对于有经济指标需求(PS。我不觉得希望有市场目标经济需求是什么不好的事情,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就朝这个方向努力本身是值得尊重的)的写手——是的,这种我更喜欢称其为写手,建议还是认真研究下读者的口味和爱好,然后以市场规律为指挥棒吧,在大众都喜欢爽文升级流言情傻白甜的大势下,太有自我不是好事。


但如果一个作者你确实写东西就是为了表达自己,取悦能够理解自己、和自己三观和谐的那部分读者甚至知音,那么就别太买读者的帐,而且也没必要买读者的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