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棠

再也没有

半夜卡肉,可是舔到就是赚到,赚到就是爽到,嗯!

单车滴露滴露

因为没有写完,所以是双向tag,请自行想象。
自设较多,见谅。
赠予咸鱼子。

















被海德林选中并非什么幸事。
她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前行,其中夹杂着愤怒,最后变为恍惚。
一次又一次地倒下,习惯了战斗时不能停顿的脚步与过多的血液流失带来的不真实感。
某时,光也会想着为什么会是自己成为了光之战士,与众多友人结识,经历被世人称颂为传奇的事迹。
最开始的她,也只是心怀期待,对着未知的世界出发。

芝诺斯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种看起来就像是要被风吹散的人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或许正是神的眷顾。
在最初时对她充满了失望,到最后被打败,获得无与伦比的快感,他的挚友,与众多蛮神决一死战并且在其中胜出,有着强大力量的人。
何时,是这样脆弱的?
仅仅是背着光,就让人不禁伸出手,想要抓住她,不让她消失在那过于刺眼的阳光里。
也许并非脆弱,但并不能否认的是他的挚友在某时,的确如同单薄的纸,一旦用力便会破损,褶皱,无法再复原。
他对这样复杂的挚友有着好奇,也有着怜悯。

在手腕被抓住举到头顶,从脖颈开始被留下一串湿润而灼热的吻痕,尽管动作充满热烈,但芝诺斯却无法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丝毫的情意。冰冷的肤色对应的是低下的体温,手掌与腰间的皮肤重合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发出了低声的慰叹。

光有着一双美丽的眼睛。
如同没入漆黑的朝阳,金色与褐色纠纠缠缠,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感叹其的美丽与光辉。

他并非不懂这份在胸腔鼓动的感情为何,但哪怕是他在这份感情面前都要沉静片刻。暴力,血腥,快感,在这一刻任何都比不上亲吻到光的肌肤时带来的战栗。

曾经有人将芝诺斯的金发与光的眼睛进行夸赞,但芝诺斯却觉得自己的金发完全比不上那双鎏金色的眼睛,在它转动的时候仿佛世界都在倾倒。

光抬起头在芝诺斯的尖耳上亲吻下去,表情暗淡,看不出任何的情欲。换来的是芝诺斯粗重的喘息与毫不留情的啃舔,在冷色的肉体上留下鲜明的痕迹。
光并不反感与芝诺斯做爱,但一直被当做骨头一样舔来舔去,她也会很烦。所以她选择了用脚踩在对方的下体上,感受着那里的蓬勃生机却莫名的笑了出来。
芝诺斯凑上去含住敖龙的角,角是柔软的,牙齿划过的时候能够听到对方的闷哼与脚的动弹。

舔舐,吸允。
如同品尝着美味的食物,芝诺斯的专心带来的后果就是光开始迷糊,发出自己都不清楚的声音。

魔性之线还不错哎  想写车

Hikari_15:

跟风,表达一下我对龙爹的爱意。

请大家花一分钟时间看一看这条天知道活了多久的空巢老龙。他原本是来自外太空的远古生灵,却沦落到在银泪湖充当保安,已经近万年没有调戏过崽子了,7个不肖子女早已弃他而去!其中四个去了德国骨科,两个不知所踪,剩下那个相思成疾无心世事!关怀一下这条只能抱着手办孤独度日、可怜却毫不淳朴的老龙吧!
每转发一次,海德林公司就会为他赞助一个无辜光之战士,请大家献出一份善心,觉得脏了自己的手的可以不转。

【幻龙光】湖上的空想

惊天雷的仓库:

尘世幻龙x光之战士










他感觉海德林的细语,柔软又零碎地略过耳边回荡的潮水,隐隐作痛的肋骨让他头脑不甚清醒,有什么湿漉漉的粗糙的东西从自己的脖颈一直滑到胸腔,黏腻的感觉拂过逐渐压下了灼烧的痛感,年轻的冒险者掀开沉重的眼皮,看见如同盖博尔格一样尖锐的牙齿垂在头顶,沉甸甸的呼吸裹挟着久远的以太轻轻漂浮着他的思绪,冒险者迟缓地盯着巨龙,他被以太和雾气浸湿的蓝眼睛映衬着那道刀锋一样难以揣测的危险瞳孔。




“……唔……”海德林之子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是您啊……”




年轻人手边没有趁手的武器,古老沉重的以太挤压着他的颅骨和身体让他难以起身,这种失控和受胁迫的感觉在以往来说往往令他难受且紧张无比,但是与平时不同的是世界的巨龙这次并没有用他惯用的化身冷淡地旁观青年人周而复始的战斗和受伤,他们停滞在被雾气庇护的甲板上,他的身下甚至莫名多了些和周围遗迹格格不入的毛布毯子,实际上他自己并舍不得买,他把钱都给了先前焦躁不安的塔塔露。




“我们在哪儿?”




尘世巨龙的上身浸没在雾气里,月光从以太里流出来淌过他蛇一样的眼睛,“……哦……”年轻的冒险者喃喃自语着,“银泪湖……是吗……?”星球命运的旁观者难得显露了真身注视着他,上一次这么见面还是巨龙将海德林的低语从他脑中连根拔起的时候,母水晶的护佑从肌肤上剥离如同滚水在血液里沸腾起来,想必他现在一定比上次的状态还要糟糕。




“……你的以太被尼德霍格烧伤了,”尘世幻龙迟缓地眨了眨眼睛,他没有张嘴,这里离水晶塔附近为好奇心所折腾的科考队太近了,久远沉重的以太融化了龙诗轻柔地淌进青年的脑海里,“离开那个冒失的龙骑士之前,你说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你。”他压低庞大得令人畏惧的头颅,用尖锐的鸟一般的喙状吻部轻轻试探着触碰光之战士的额头,那些接近栗色的发梢湿漉而疲倦地贴合青年伤痕累累的额头和脸颊,“……你在发烧,血液里推挤着帝龙的咆哮,你已经沉没在噩梦里太久了,海德林的使徒,她在不安,她想要你醒过来。”




青年人想不起来云廊之巅的战斗发生在哪个星时了,“我还给他了吗,”他的喉咙干涸而疼痛,“我是说……他的,云上的……他的眼睛……我很抱歉……你……您的儿子……”




“……”尘世幻龙的喉咙里咕哝了一些他还听不懂的呼啸,接着巨龙屈尊低下脖颈,裹挟着雾气和光,粗糙的舌尖小心地从青年胸膛上的裂口拂过他紧绷绷的喉咙,青年感到仿佛是湖水一样温柔的发凉的感觉从被触碰的地方灌注进来,他的脊背放松下来,身下的毯子绵软温热,就好像往常那些紧贴着尘世幻龙的肚皮,又被宽大的翅膀遮蔽着安眠于旷野的夜晚,“你无需为任何事道歉,为战斗,为我……”龙的诗歌像摇篮一样推着他的思维摇晃,他的眼皮开始颤栗起来,“我注视着这行星的命运,但我所同行的是你的旅途,海德林的孩子。”光之战士感到柔软的舌头连同穿透雾的夜风一起抚慰着洗涤着他的疼痛和疲倦。也许他这么想会很奇怪,年轻人的脑子浑浑噩噩但松懈地乱转起来,如果尘世的巨龙此时一口把他吞下去,让他彻底融化,成为星光的鳞片和能遮蔽海德林的翅翼的一部分,他完全不会反抗。




没准我该不会是个异教徒,青年昏昏欲睡地想,看来我本应该和伊塞勒达成共识的。




…寒冰的巫女……青年疲惫地眨了眨眼,想起云廊上的一切,感到灼热的感觉在眼角打转,但很快都落在了龙的舌头上,连同他紧缩的心脏,海德林的使徒轻轻蜷缩起来,靠在始祖之龙的鼻息和利齿边,巨龙丝毫没有迟疑过他的牙锋会触及到人类不堪一击的肌理上,他开始更加周全地舔舐过那具比他曾经携带的蛋还要脆弱渺小的生命,从异界造访母水晶的以太缓慢地粘合着光之战士的伤口,通过液体的以太他听着青年伤痕里的哀恸和帝龙的悲鸣。太漫长了,巨龙想,他们实在飞得太漫长了,有时候他很难以感受到海德林之子的血和眼泪是什么味道,也并不能感同身受他悲痛的儿子那些滚烫的怒火。




但有时候就是这样难以理解,异世界的访客平缓地将半身抬起——倘若有好事者胆敢接近被浓雾刻意掩藏的密约塔,就会惊呼残于骸上移动的庞大阴影——逐渐盘旋着把那块甲板保护起来,直至尖锐的吻部靠近了厚厚的毛毯上蜷缩的旅行者,他……有时候会想着他还存在着的那几个蛋,赫拉斯瓦尔格和提亚马特,他们孤独的自我惩罚,为此永远地停滞不前,实际上与他们的眷属想来,这样恐怕也和业已死去的孩子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曾经喜爱着人的诗龙,她的翅膀是否才是造访了最远的风,而从云端垂下羽翼的圣龙,他迟疑着,最终允许大地触碰天空的时候又在想着什么。




尘世的巨龙端详着依偎着他的同伴,他与海德林达成了约定,仅仅只是永远注视着大地的孩子彼此相爱,厮杀,徘徊在空想与爱憎中,徒劳的短暂的生命落叶一样从树梢上坠落,消失在以太的海中。他旁观水晶的挣扎,直至人类突破传说的畏惧和自我倾轧踏入了湖上的顶端,被剥开海德林的加护时生命温热流淌的困惑和勇气,这一切令久远古老的造物稍微地期许着,稍微地想要看着……




也许他永远不会彻底感受到拉塔托斯克为何会如何信赖地令诗与歌与这些转瞬即逝的生命同行,为何赫拉斯瓦尔格被希瓦触碰着就愿意让翅膀永远被亡故的爱所折断,尘世幻龙微微眯起眼睛,只是他尚且想要看着,与他曾掠过的苍穹一样蔚蓝的眼睛,能否带着他的翅膀向前,直至行星命运的尽头。



不想看到D5相关

hi,我还活着。

R:

抱歉那什么我要去睡了…!消息明天如果家里人没给我断网的话我会努力回复的!!

我记得我列表有个写杰埼特别好吃的太太,但是我忘了她叫什么了……妈耶

【凯金】向死而生

太喜欢了。

懿伦:

渣文笔/剧情矫情/傻白甜/题目引用打雷的born to die,安利去听听
希望大家不会被我的腿肉毒死





他终究会为他人死去
在凯莉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在金把紫堂护在身后的时候这想法更为强烈。怯懦的紫发男孩吓得僵立在原地,金无畏的站在紫堂身前,挺起胸脯看起来活脱脱像个中世纪的骑士。他的眼底折射出一股光芒。
那是纯粹的善良,是凯莉失而不可复得的东西。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那种东西可是大赛的危险物,是定时炸弹。而他身边的紫堂,就是个水鬼,指不定哪天把他拖入水底来个同归于尽。难道那家伙真的连这个意识也没有?虽然不太可能,但他不会真的这么天然吧?
凯莉对金产生了兴趣。
稍微使了个小手段,照理说不屑于演这些无聊的戏的,大赛里的大部分人都不可能会怜香惜玉,有这种功夫还不如去想想怎么从那些变态手下逃过一劫。但对于金是个例外,他是白痴嘛。
果不其然,金发白痴傻傻上当了,一脸认真保护自己不说,甚至放出“她可是个女孩子啊?你们怎么能欺负她!”的可笑话语,让凯莉差点笑场,这些家伙这么弱,搞定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还需要他来保护?再说那是什么老掉牙的观念啦,他自保都危险的吧。

他们相拥的时候凯莉着实吓了一跳,她早就做好摔落在地上的准备了。拜儿时的经历所赐,无论再怎么哭泣,再怎么高声呼喊,从来没有人会扶她起来,从来没有。
只有眼泪流干,血液凝固,跌跌撞撞的起身,一个人处理伤口。从那时候起,凯莉就明白没有人会救她于水火。
从一开始就是独自一人,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少年强健有力的心跳声把凯莉拉回现实,抬起头和他对视。真是漂亮的眼睛,像是洒满了星屑,果然白痴是上帝的宠儿吗?不过要是性格和外表一样帅气就好了,可惜了这张脸。
凯莉不慌不忙的感叹着,可以忽略了自己猛然加速的心跳声和内心无法解释的悸动,这种情绪让人不安。
不能因为这种事而增加自己死亡的几率,她必须要活下去,赢得大赛的冠军。
索性不去思考,金对凯莉没有一点堤防,一味的没有理由的去相信凯莉,这为凯莉带去了不少方便。本身就是依靠利用别人存活下去的,别人也在利用自己,各取所需,两不相欠,这样挺好。
但金不一样,他甚至在战斗的时候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凯莉,即使受伤了毫无怨言,总是摆出跟傻子一样的笑容,如同感受不到痛苦一样。

“唉,凯莉。”
大赛初期还是有安稳吃午饭的时间的,在于紫堂“节省积分”的魄力下,金和紫堂一起啃着三明治。凯莉则是用不饿两个字搪塞了过去。站在两个人身旁看向远方。
“我发现,凯莉你一直很理性唉。”
“啊哈,是那样吗?我自己也没注意过。”把视线移到金的身上,凯莉俏皮的弯起眼睛,笑道。
“是啊,但这会是一件好事吗?不会觉得寂寞吗?”
金困扰的眯起眼睛,突然像是猛的想起来什么一样,扭头看着凯莉“不过也没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不是一个人了,果然有朋友就是很棒吧?!”
凯莉一时语塞,愣了一下,接着望向远方,没有把话接下去。内心深处仿佛有个阴郁的声音不断在吼叫。
看看你自己的这副嘴脸,你不配,你不配得到他的信任!你不配成为他的朋友!
你不配。
当金在喊叫着询问凯莉“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的时候,凯莉第一次感到罪恶席卷自己全身,是啊,没有资格,从来都没有资格。利用他冒着生命危险对自己的信任,还自作聪明的嘲笑他白痴。这种行为早就融入了凯莉的骨子里,无法剔除。
当凯莉背叛金的时候,无视身后人的询问,转身离开,只留下嘲讽一般的哼笑。他应该明白了,一直以来都是欺骗他,榨干他所有有用的利用价值,这才是“星月魔女”,这才是凯莉啊。凯莉露出了笑容,握紧自己颤抖的双手。



可能这就是命运吧,凯莉跪坐在地上,看着指向自己的烈斩,深吸了一口气,金到最后没有为任何人牺牲,不得不说格瑞对金的保护真的无微不至,阻断了所有金通向死亡的道路。
也许还是那个傻小子最后赢了大赛呢,凯莉解脱般的呼出口气,任命的闭上眼睛。太清楚所有和他之间所存在的困难,所以从最开始就没有太多期待,上帝不会把自己的手置于他的手中。
为了避免所有的结束,凯莉选择了避免所有的开始。
不过幸好,他还活着。


.....
疼痛并没有如想象中的袭来,凯莉迅速摸向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皱起眉头睁开眼睛,她从来不会轻易放过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是那个烂熟于心的身影。
“什.....”
招摇的金发此时纠缠在一起,脸上挂上了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口,由于冲击烈斩斜着贯穿心脏,助骨断裂的声音清脆入耳。
金尝试着回头说话,一张嘴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唾液和鲜血混合在一起,顺着脸颊流淌,濡湿了细瘦的下巴。
没时间了,金艰难的扭头,缓慢的闭上嘴巴,却怎么也上扬不了嘴角。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滚,快点滚啊?离我远点!”凯莉癫狂着冲着金吼叫起来,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鼻腔里溢满了血,嗅觉运转的越来越迟钝,空气里充斥着腥甜的铁锈味。
因为不断战斗而疲倦的身体承受不住重量,金一下跪在地上,低头不断喘息着。
“帮....帮我..向格瑞道个歉..”
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我才不会可怜你,我死掉你管什么闲事?”抽泣着低声嘶吼起来,凯莉瞪视着面前这个人。
“哈....哈...我才不会.....才..才不会....”
他终究会为他人而死去。
“不会让朋友....孤独一人的啊。”
少年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扯出一个笑容。
只要凯莉愿意,她可以现在杀死僵住的格瑞,获得大赛的冠军。把金最后的利用价值利用的淋漓尽致,这是她的处世道。
她本该这么做的。
凯莉身子向前倾,接住了倒下的少年。烈斩贯穿了金的心脏,同时也插入了凯莉的胸膛。他们的血液交融在一起。
这么多年过去了,凯莉内心的那部分空缺才被填补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才清晰的感受到活着。
她已不是独自一人。
凯莉抱紧金,头搭在金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道:“白痴。”
我们存在的本身即是潜在的死亡。
而你我注定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