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棠

再也没有

开了好几次都被系统打回家了……出来吧艾米莉雅!让你的纯洁亮瞎系统的眼!
玩家左棠使用——暗度陈仓…!!!

物/无 (莱昴莱/路人中心向/原创摄像机角色/莱茵死亡)

※全靠现场。










































































我努力地用着自己不太好的思考能力回想着关于面前这个人的所有信息,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得到任何和面前这人身上的任意某样东西吻合的信息。

青年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酒红色的领带将他冷峻的面容衬托的微微柔和了一些,却让我的目光直接钉死在了他右耳上的碧蓝色耳钉上。

「我是想来取回一些东西的,不是我的,算是代取。」青年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一张雪白的名片和被死死地和名片贴合在一起的钥匙,他用着无情地语调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那颗纯粹的像是冬日里平静的湖面般的碧蓝色耳钉,让我略微地想起了一些东西——

「菜月君…?」小心翼翼地用着不确定的语气念出了那个将近五年未曾出口的名字,我心中的不确定已经打起了让人足以在街头热舞一段的小鼓。

黑发青年笔直的身体像是用尺子一寸一寸对比过的树立着,他金褐色的双眼仿佛被什么薄薄的东西盖住一般,除去那颜色我竟无法从中窥得其余的任何。

他与印象中那个活泼亲善的少年有着天差地别,如若不是他耳边那颗一直携带的耳钉,我恐怕也无法认出来。

「早田小姐,请尽快。」面上并未显露出因我肆意打量而耽误时间的怒意,菜月昴用指节轻轻地敲响了桌面,平静地提醒了我一句。「好,好的。」将菜月昴放置在桌面推送过来的名片与那把小巧的钥匙一起拿在手中,我看着雪白的名片已经有点发卷的边角微微出神。

上面印着的名字是,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那是一个只要是见过一面就会让人印象深刻到无法忘记的青年。

铜黄色的钥匙本身因为长期的没有使用,身体上已经布满了一层锈。「菜月君是来替莱茵哈鲁特取东西的吗?」想到曾经这两人的要好,我一瞬间就想到了这张名片和钥匙的联系。

没有错过面前的黑发青年轻轻地拉下眼皮的动作和他轻声的单字回答,我拉开小小的并无太大用处的门扉,拿着钥匙向储物柜那边走去。

塑料拖鞋与光滑的瓷砖摩擦的声音算不上刺耳但也不是轻易就能够忽视的,我吸吸鼻子,最近大阪的气温下降有些迅速。离开了柜台处被自己压在屁股下的电热垫只是披着一件外套就想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经过三扇专门留下通风用的窗户实在是太天真了!

愤愤地在脑内骂了自己一顿,我微微一个侧头就看见了紧跟在的青年沉默面容。

「菜月君离开这里也有五年了吧,工作了?」捏在掌心的钥匙已经变得温热,想起那时黑发少年腼腆而稚嫩的容颜,我开始了下意识的搭话。

那一身看起来就死贵死贵的西装和带在手腕上的手表,显然不是一般上班族能够用的起的物件。

「四年零九个月二十一天。」惨白的灯光照在两人缓慢前行的身体上,由地面用黑色勾勒出了互不相干的两道影子。菜月昴眼神晦暗地看着前方已经显出面目的储物柜,说出准确的时间告诉了面前的那个人。

「开了间不大的公司。」

我有些惊讶地听着菜月昴的简单叙述,毕竟在他这个年龄就已经成功地开上一间还不错的公司是相当不易的——万事开头难。

「真厉害啊,那莱茵哈鲁特呢,他是去和你一起合作了吗?」联想到两人从前的要好交情,我脱口而出的话让背后看不见神色的青年微微捏紧了下拳头。

「不,他去旅游了。」察觉到自己的失礼,我连忙咳嗽了一声想要掩饰下尴尬,却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离开公寓后。他突然告诉我要去旅游,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他声音平淡的过分,仿佛不是在说一个与自己交好连着知己二次也未必能完全形容两人关系的人,和他断掉了关系一般。

两人之间再次恢复平静,只剩下鞋底摩挲地板的地板在整个长长的通道中响彻。

「嗯…我想想啊,当初莱茵哈鲁特和菜月君你喜欢用的储物柜是——」
「165,第五列第三排。」

那是怎样一种回忆。

明明充满了结冰的痕迹,被自己用哭嚎声作为陪葬,掩埋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却依旧在那上千个寂静的夜里让自己被如火如刀般的思念折磨到不成人样。

「嗨——打开了!」看着因为太久没有使用过的储物柜插进钥匙后发出咔哒的开锁声,我看着其中堆的满满的本子有些惊愕。

「麻烦了。」

从身后伸出的手在触碰储物柜中的本子时,我明显地看到了它如同被滚烫的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一样,迅速地收回后又再次抚摸了上去。

「占了我四年多的储物柜,你们两个人家伙真的是,看在好歹也在我这里租过那么久的房子就不和你们收费了,拿了东西快点走哦。」

沉默着不应声,将储物柜中的本子一本一本地拿出来,上面写着的名字是自己直到现在仍然能够脱口而出的几个字。

有没有像他了点。站在全身镜面前的青年用着不熟练地手法打着酒红色的领带,他努力地平静下自己的面部表情,使自己能够看起来更加成熟,却在扫视到镜中的那个人右耳上的耳钉时,一切崩盘。

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呜咽声和几欲让人灼伤的阳光在屋内穿行。

「思念与喜欢,光是说是不够的。」
记忆中的那人喜欢在柔软的阳光下用着那双蔚蓝色甚于大海,清澈于天空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那些本子上,写了很多小秘密。」
明明都是最后的时间了,他依旧是那样的沉稳,不见一丝慌乱。
「我啊,喜欢昴。」
「爱着昴。」
一切,一切都毁了。

在他松开两个紧紧相握的手掌时,菜月昴就已经一无所有了。

只剩下悲苦与孤独填充着那一具僵硬的身体。

取出回忆的一瞬间,他活了过来,站在那个偌大的世界内,茫然地四处张望,却什么也没找到。

-END-

莱昴/假设名


「滚出去!」

「我拒绝,而且这里也是我的家。」

「你都知道是你的家…!!那你当年为什么要抛下我和爸爸!!——」

「…」

「这些年,爸爸他很辛苦地抚养着我,就算是突然就病倒了也是强撑着不让我知道不想让我为他担心…」

「那些时候,你这个父亲在哪里…!!!我绝对不会承认你是我的父亲的!」


「无声无息地离开那么久,我们都以为你抛弃了我们的时候,突然回来了,回来告诉我们。」


「你还记得这里是你的家。有什么意思啊…」


「我不会说抱歉,因为我认为我并没有做错。」


「你!!!」


「但是,请收下我的郑重地赔罪——
作为一位丈夫,一位父亲对于自己的爱人和女儿的赔罪!」



————————————————

「在离开的那些年里,有时候我也很难过,只要想到你们都会觉得有东西在心脏那里滚动涌出着。」

「我以为我只要回来了,就可以好好的弥补你们,就还是可以一直在一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昴…昴……我没想到…都是我的错……」

「爸爸不会怪你的——
但是我会责怪你,作为被你丢下了十五年的女儿并且会带着那一份难过一直地的责怪你!」


「所以,活下去。父亲大人,你是我最后的亲人了,也是爸爸在离去的时候最后念着的人。」

※等一下我会把「2」也发上来,但那属于后续了。我觉得大家应该都还没看明白这篇对话就来解释一下剧情(毕竟都是懒得写的锅)

莱茵哈鲁特和昴结婚后捡到了一个弃婴,两人决定将她当做自己的后代抚养。但是当孩子四岁的时候莱茵哈鲁特接到了一个长久的潜伏任务,于是他与爱人告别了。他没想到这次的告别竟然是诀别。

当莱茵哈鲁特回到自己阔别了十五年之久的家时,发现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少女,于是便向她询问菜月昴的去向,少女反问莱茵哈鲁特是谁。

莱茵便告诉少女自己是菜月昴的丈夫,却看见少女愤怒地抓住门框微微扭曲的手指。正当他奇怪的时候,少女告诉他——

「菜月昴死掉了。今年夏天的时候,没能在大病中挺过去,去世了。」

门被关上了。

中间还有一些曲折的剧情但我懒得说了,就跳到开头来解释。

莱茵进了屋子和绵子(少女的名字)进行谈话,谈话并不顺利,他触及到了昴使得绵子暴怒地想要驱赶他出去。

莱茵并不觉得自己去执行自己的任务,履行自己的责任有错。但他也知道自己在身为丈夫和父亲的时候做错了很多事情,于是对绵子郑重地道歉并且下跪了。

结尾一段就是绵子带着莱茵去看昴的墓碑。

一直被压抑着的悲痛在对着那个冰冷的墓碑说话的时候终于泄露了出来。莱茵将手放在了昴墓前的花朵上,痛哭着。

绵子站在一旁,小声地抽噎着对着莱茵说出了那段话。

绵子其实一直收藏着一张照片。

上面是昴抱着年幼的绵子被莱茵搂住的景象。

2.

「绵子怀孕了。」

「我想你知道了也会很开心的,所以就来了。」

「虽然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但你的话一定都会很喜欢的吧。」

「昴,距离那一天又过了五年了。」

※依旧是补充剧情。说下关于昴和莱茵捡到的那个孩子为什么取名为绵子,而没有采用星宿名。当然是因为我懒得想了啦!(才不是!)软绵绵的孩子。刚开始抱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在惊叹生命的奇迹。
「昴,为什么会给绵子取名为…绵子呢?」

「因为是软绵绵的孩子啊!」

「…」

「棉花一样的孩子是幸福而纯洁的。」

他的 (莱昴/河神梗)





♡前面的小苏伊和左棠是莱昴的前辈2333
♡如果你们能让小苏伊亲我一下我就会把前面的「我爱你」填坑了并且把巫师梗(强行预告安利)莱昴也给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不要理这个蛇精病抽风()


























某一天,小苏伊和左棠走在河边,走着走着,小苏伊就掉下去了。左棠就扒着岸边喊“小苏伊,小苏伊!”,然后河里就升起来了一个神仙,他说“你是不是掉了一个小苏伊?”。
左棠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是伟大的河神!那么你看看,你掉的是这个哭泣的小苏伊呢,还是这个微笑的小苏伊”,左棠看了看被河神拎着的两个表情不同的小苏伊,说“都不是啊!”。
河神把手松开,两个小苏伊就都掉进了河水里
一个闭着眼睛浑身湿漉漉的小苏伊突然出现在岸上了,河神又问:“那这个,是你的小苏伊吗?”
左棠说:“不是。”河神非常奇怪,他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明明就是你掉的小苏伊,你为什么说不是啊?”左棠挠了挠头,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因为小苏伊不是我的啊。”

然后小苏伊和左棠版的完了就是莱昴的了2333

以下你们只需要替换名字看名字就够了!
某一天,昴和莱茵在河边散步,走着走着,昴不小心一个脚崴就掉下去了。莱茵就扒着岸边喊“昴!昴!!”,正在莱茵准备撸起袖子就跳下去的时候,河里就升起来了腾腾白雾和金光,一个穿着白袍的大爷就出现了,他说“你是不是掉了一个菜月昴?”。
莱茵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是伟大的河神!那么你看看,你掉的是这个哭泣的菜月昴呢,还是这个微笑的菜月昴”,莱茵看了看被河神拎着的两个表情不同的昴,说“都不是啊!”。
河神把手松开,两个菜月昴就都掉进了河水里
一个闭着眼睛昏迷不行又浑身湿漉漉的昴突然出现在岸上了,莱茵慌张地按压着昴的肚皮给他进行急救,这个时候河神又问:“那这个,是你的昴吗?”
莱茵却抬起头说:“不是。”河神非常奇怪,他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明明就是你掉的菜月昴,你为什么说不是啊?”莱茵舒展了眉眼微笑着地说道:“因为昴并不是我的啊——”
“但是,我却是昴的,只属于昴的莱茵哈鲁特。”
河神觉得无趣的开始下沉,浪花开始遮掩他的身影。
吐出水咳嗽着醒来的昴抓住了莱茵扶住他的手。

我愛你 (萊昴/一方已死亡)

♡就是任性的我分成了兩次發,下一次也不知道多久了!乾脆又開坑了!!
♡雷點謹慎,日記型第一人稱。



















十月二十一號。
我漂浮在空氣中,看著自己沾滿血的屍體被人抬上了擔架。
母親悲痛的哭聲在不算狹窄的過道中迴響著,我看見她的悲傷的哭泣著的臉上帶著不明顯的恐慌和莫名的責怪。
我很奇怪。
好友呆木地站在轉角處,陽光折射出來的陰影覆蓋住他大半部分的身體,拳頭捏緊和緊緊咬住的牙關讓我很清楚的知道了——
他在生氣。

十月二十二號
「我已經死掉了。」
這種狀態並沒有困擾我,反而使我方便了許多。畢竟我從前並不可以如同現在一樣跟隨著好友隨處走動,肆意地窺視著他。
我很開心。
好友回到家后便撲在了床上,把自己的頭摁在了純白的棉被裡,我沒有聽到他的哭聲,他反而開始捶打起床,我知道他是把床當成了我。
啊啊,摯友。
你為何還不面對真相呢。
明明是死去的人但還是會感到愉悅从心底攀爬蔓延進行著狂歡,就像自己還是生人一樣。

十月二十三號
好友買了一些禮品去往我家,我恍惚想起了母親哀慟的哭聲和她曾經對於我嚴厲的苛責的臉。
跟在好友後面,我讓自己像活著一樣的尾隨著他行走。好友走的並不快,跟平日里對比他的腳步甚至是有些蹉跎的。我輕易地就走在了他的身邊,與他並肩同行。如同我還活著的時候。
兩隻手交錯在一起,無法握緊。
母親看上去蒼老了許多,但卻依舊維持著她優雅的形象。她以前對於好友的態度十分微妙,因為「与好友斷交」是我從小到大唯一一件沒有聽從她安排的事。
「很高興你能來,菜月君。在這種時候還能想著來安慰我,你真是個貼心的孩子。」母親把好友帶來的禮品放在一旁,神情和語氣都在表達出她的感激和矜持。
而我卻聽出了很是諷刺的抵制。
「別這麼説,伯母,萊茵是和我朋友,現在出了這種事情我來看望您也是應該的…。」好友並不擅長説這種場面的客套話,他放在大腿上雙手握成拳頭捏緊,話語中顯露出我意料之內的輕微怨憤和不理解。
「我總想著我必須得做點什麼,以萊茵哈魯特摯友的身份……」

是的,我們是摯友。

母親突然就哭了,我看見似乎還散發著熱氣的淚水在她的眼眶中充盈溢出,从已經不再年輕有了幾條皺紋的臉上劃過。
好友瞪大了眼睛並且手忙腳亂地从茶几上面的紙盒中抽出紙巾遞給母親,不斷呼叫著「夫人,夫人」。
我知道,他是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菜月君,你要再去看看萊茵的房間嗎?」母親止住了哭聲,與我相同的藍色眼珠被熾白的光暗襯托的分外冰涼。
「…嗯。」我清楚地看到好友的拿住紙巾的手開始了微微的顫抖。
我突然想親吻他的眼睛,依靠著柔軟的吻來感受他是否在流淚。




莱昴 独有物 (短短短超短篇慎入)

♡除了标题提醒以外就是黑化莱茵哦
♡嘛即兴产物 感谢观看~☆
♡末尾「你不是自己   世界上有两个菜月昴」可以进行玩坏系列















不要不理我。

不要转身。

不要无视我。

不要离开我。

不要去想任何无关我的事。

你的眼睛是只该看着我的。

你的鼻子是只该闻到属于的我的气味的。

你的耳朵是只能听到我所发出的声音的。

你的嘴巴是只允许说出「我爱莱茵哈鲁特」的。

你的身体是为了迎合我的。

你的一切都是独·属·于·我·的    ——

菜月昴。

你的存在也是为了我。

你不是你自己。

世界上有两个菜月昴。

但他们都属于我。

「呐,昴——」

「你一定是最喜欢我的了,

也是只爱我一个人的。」

「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