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狼茶】温柔的师兄①

万万没想到这对……挺好吃的啊

某不知名的反舌鸟:

一个可能有后续的段子。


明天更新杰埼。


CP:饿狼x茶岚子


师兄的眼神超可怕的!


茶岚子不止一次的这么想,虽说每个师兄都给他留不下什么特别良好的印象,毕竟自己总是又爱偷懒,又没天赋的那个。但他最怕的,约莫就是面前站着的,那个邦古老爷子的前前大弟子。 


听那个A级的光头说,他似乎不是个坏人,可那双眼睛,在茶岚子眼里,无论如何也没有说服力。 


  “喂,你没事吧?” 


男人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那次怪人袭击他逃走后,这还是这个已非怪人的人第一次现身。 他看起来好像没怎么得好好吃过饭,洗过澡,一副憔悴的样子,但脚边躺着的小混混还是告诉茶岚子他还是那个以一敌百的大师兄。 


 “哦、哦、没事!” 


愣了半天神的茶岚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嗯了一声。 


刚刚遇上了打劫的小混混,这位没出息的流水碎岩拳前大弟子忙不迭的掏出自己的钱包的时候,饿狼比他钱包先跳了一步,漂亮的一招把他们全部打翻。 


但是,饿狼大师兄站在他面前,没有像城市里的友好邻居那样给他们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喂,你啊。” 


“呃,是,在。”正往兜里悄悄塞着自己钱包的茶岚子吓了一跳。


“既然已经拿出来了,就别收回去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饿狼已经溜到了他的身边,把他小小的钱包用两指夹起来,捏了捏厚度,“请我吃顿饭吧,我几天没吃饭了。”


说着,饿狼把茶岚子的钱包收进了自己的兜里。


才脱虎口,又入狼窝。茶岚子心想,你这样做,和那群打劫的区别差在哪里啊?


似乎是看出了他心里所想的话,饿狼挠了挠头,“我可不是打劫啊,只是问可爱的后辈借点吃饭的钱而已,要不,我请你一顿?”


都是我的钱,请不请有什么区别啊!


“不吃?”


“吃!”


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赚一分是一分的茶岚子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饿狼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这家伙,单挑我的时候不是很有骨气吗,还流水碎岩拳,你有什么资格称这个啊?”


提到当时的事情,茶岚子忍不住咬紧牙关,脸上通红,当时拳头的那种重压又再次回到脸上隐隐作痛。


“还说,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吗!打伤了我这张俊脸,毁容了怎么办?”


茶岚子摸到脸上上次因为受到了饿狼一拳而留下的一道再浅不过的疤,仿佛抓到了对方什么把柄似的,“你看,你看!”


“我怎么看不到?”


这家伙脑子不会不好使吧?饿狼挠了挠自己的脸,有点无语。


“你看!你看!”茶岚子把自己的脸凑到饿狼面前,饿狼挑衅般的竖起了眉,“啊?”


“这里啊!就这里!”茶岚子一把抓过饿狼的手,放在那个一点也不明显的伤疤上。饿狼仔细的摸索着,是啊……是有点凹凸不平……


咦?


这个动作……?


怎么感觉这么怪啊!


饿狼猛地把手抽回去,急忙忙的后退了几步,警惕的上下打量着茶岚子。茶岚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看着自己被大师兄甩开的手,有些摸不着头脑。


”师兄,你想赖账吗?“


”哈?我会赖你的账?你这个小屁孩,连我手下败将都算不上。“虽然被吓了一跳,但饿狼嘴上还是丝毫不饶人。


”喂喂喂,你说话怎么这么没礼貌,邦古先生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徒弟!“


”邦古先生,之前是谁叫他邦古老头来着的?说没礼貌这点,你可不输我!“


茶岚子还想反驳,饿狼却一把把他的钱包甩到他的脸上。


”算了,你这家伙真没意思,还你。“


”啊,原来你还是好……“


本来心里有点感动,把钱包收进兜兜里的茶岚子看到兜里仅剩200日元的时候。脸色突然沉了下去。


”喂喂!把钱还回来!“


”我救了你,好歹收点辛苦费吧!“


”我都没打车回家的钱了!“


”走路!“


”你以为我家很近吗?不然我说要什么车钱啊!“


茶岚子想冲上去扯饿狼那像被狗啃过一样七零八落的头发,却被饿狼巧妙的躲开了。


”就当锻炼身体了!你看你那个样,好意思说自己是练武之人吗?“


”锻炼身体也要循序渐进吧!“


”我看你的确欠练练了!“


饿狼轻巧的跳上草坪上放着的水泥管道,然后再一蹦,凭空消失一样没影了。


茶岚子咬紧了自己的牙关。


混蛋!



评论(2)

热度(21)

  1. 东风破海棠某不知名的反舌鸟 转载了此文字
    万万没想到这对……挺好吃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