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Down (自杀式/莫比乌斯之环/菜月昴)

*反正人设崩的连作者都不认识了,你们随意吐槽……给个预警 ฅ( ̳• ◡ • ̳)ฅ
*大概还是会有点后续?
*谢谢观看~


「因为传说在森林的深处居住着一位魔女,她会将所有踏入她的领地的人类都杀掉。所以很少会有人进入到里面——最起码,在你之前的十年内我是没有看到过人要求我带他们进去过。」少年将水壶盖扭紧,侧过头看了下在他身边的旅人。「所以你还是坚持要进去吗?我可是只会将你带到靠近森林深处的边缘就会回去的哦,到时候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帮你收尸的。毕竟是森林,里面的野兽也相当的凶猛哦……奥托先生。」
「那你不怕吗?」奥托摩挲着戴在中指上的戒指,黑曜石光滑的表面在摸擦过程中显得更是光亮。少年听见奥托的反问,随即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我六岁便开始跟着身为猎人的父亲在这个森林进行狩猎了。怕那群野兽?不如说它们会怕我更合理些吧。」满是傲慢的口气配合着少年的表情看起来极为欠揍。奥托轻笑了一声,随后又低下了头。「那么,还是拜托菜月君你带我到森林深处的边缘了。」
少年顿时有些愠怒,「我都这么说了你还是要去里面找死吗?!!」他低声地警告着对方,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
「五倍。」
「???!!」少年人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托住猎枪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捏紧。
「我们之前商量的五倍佣金,带我去森林深处的边缘。」
奥托的脸部被温和的笑容覆盖,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袋,随着动作而在袋中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将昴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了过去。
他很需要钱,很需要。
准确来说,昴是需要钱来付高昂的医药费。
「你就算找死,也用不着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来管对吧!」短短一瞬间,昴的表情便迅速的变化了好几个,终是恶声恶气地骂了一句后也不搭理奥托就转身向前走。
「并不是哦。菜月君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对我而言,『对我们而言』 可是非常重要的『伙伴』啊。」奥托平稳地跟着年轻猎人的脚步前行,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在前方的昴微微分心。
『他们还只是第一次见面。』
『没关系的,全部——
全部都会依照「那个」所说进行的。』
在意识到自己分心后,昴立刻摈除了乱想的念头,认真地观察着周围前进。
天空不知何时布满了阴云,暗沉地像是要将整个世界都扼杀在寂静之中。
如果是按照正确的计划走,菜月昴应该是在二十岁的时候才开始他的猎人生涯。但因为三天前父亲外出狩猎被熊伤至垂死,他不得不自己一个人扛起家中负担,依靠各种方法来赚取钱,来付医药费。
奥托则是他这三天里接到的最大一笔单子。
五十圣金币,带他到森林深处。
昴觉得这个人可能脑子有点问题。从小就听各种关于森林深处的传说长大和在森林游走的父亲手下耳熏目染知晓的危险,昴就算缺钱,也不会去做什么违背自己本心的事。
「有可能会死掉的!」
死意味着什么,昴谁都清楚。
可这个人这么执拗地要去森林深处,而他开的价钱刚好足以付清父亲所有的医药费,甚至还可以剩下一些。

昴端起猎枪,小心翼翼地避开各种障碍,自觉到差不多以后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奥托。「这里就是了。森林的深处。」

-
昴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毫不坚定自我,总会为了其他而去做出错误的选择。不管怎样,他都不能认可这样的自己。

脚下湿润的泥土被鞋子挤压出怪异的造型,昴直直地站在奥拓的面前,尽管没有开口可他的表情和那个阻挡的动作都表示着最后的抵抗——试图让奥托放弃进去深处的想法。
「非常感谢,昴。」银发旅人无视了昴无声的请求,毫不在意地从周边绕了过去。他用右手将帽子往下拉扯了一些,微笑着向昴道谢。
像是褪下了羔羊皮囊的饿狼,他的目光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狠厉与无法言语的嘲讽。

『感谢您,又一次将我们推向了胜利。』
『我等将永远地歌颂您,在这深渊,在这角落,在这——终结之刻。』

昴猛然抓住了心口的衣物,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