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物/无 (莱昴莱/路人中心向/原创摄像机角色/莱茵死亡)

※全靠现场。










































































我努力地用着自己不太好的思考能力回想着关于面前这个人的所有信息,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得到任何和面前这人身上的任意某样东西吻合的信息。

青年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酒红色的领带将他冷峻的面容衬托的微微柔和了一些,却让我的目光直接钉死在了他右耳上的碧蓝色耳钉上。

「我是想来取回一些东西的,不是我的,算是代取。」青年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一张雪白的名片和被死死地和名片贴合在一起的钥匙,他用着无情地语调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那颗纯粹的像是冬日里平静的湖面般的碧蓝色耳钉,让我略微地想起了一些东西——

「菜月君…?」小心翼翼地用着不确定的语气念出了那个将近五年未曾出口的名字,我心中的不确定已经打起了让人足以在街头热舞一段的小鼓。

黑发青年笔直的身体像是用尺子一寸一寸对比过的树立着,他金褐色的双眼仿佛被什么薄薄的东西盖住一般,除去那颜色我竟无法从中窥得其余的任何。

他与印象中那个活泼亲善的少年有着天差地别,如若不是他耳边那颗一直携带的耳钉,我恐怕也无法认出来。

「早田小姐,请尽快。」面上并未显露出因我肆意打量而耽误时间的怒意,菜月昴用指节轻轻地敲响了桌面,平静地提醒了我一句。「好,好的。」将菜月昴放置在桌面推送过来的名片与那把小巧的钥匙一起拿在手中,我看着雪白的名片已经有点发卷的边角微微出神。

上面印着的名字是,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那是一个只要是见过一面就会让人印象深刻到无法忘记的青年。

铜黄色的钥匙本身因为长期的没有使用,身体上已经布满了一层锈。「菜月君是来替莱茵哈鲁特取东西的吗?」想到曾经这两人的要好,我一瞬间就想到了这张名片和钥匙的联系。

没有错过面前的黑发青年轻轻地拉下眼皮的动作和他轻声的单字回答,我拉开小小的并无太大用处的门扉,拿着钥匙向储物柜那边走去。

塑料拖鞋与光滑的瓷砖摩擦的声音算不上刺耳但也不是轻易就能够忽视的,我吸吸鼻子,最近大阪的气温下降有些迅速。离开了柜台处被自己压在屁股下的电热垫只是披着一件外套就想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经过三扇专门留下通风用的窗户实在是太天真了!

愤愤地在脑内骂了自己一顿,我微微一个侧头就看见了紧跟在的青年沉默面容。

「菜月君离开这里也有五年了吧,工作了?」捏在掌心的钥匙已经变得温热,想起那时黑发少年腼腆而稚嫩的容颜,我开始了下意识的搭话。

那一身看起来就死贵死贵的西装和带在手腕上的手表,显然不是一般上班族能够用的起的物件。

「四年零九个月二十一天。」惨白的灯光照在两人缓慢前行的身体上,由地面用黑色勾勒出了互不相干的两道影子。菜月昴眼神晦暗地看着前方已经显出面目的储物柜,说出准确的时间告诉了面前的那个人。

「开了间不大的公司。」

我有些惊讶地听着菜月昴的简单叙述,毕竟在他这个年龄就已经成功地开上一间还不错的公司是相当不易的——万事开头难。

「真厉害啊,那莱茵哈鲁特呢,他是去和你一起合作了吗?」联想到两人从前的要好交情,我脱口而出的话让背后看不见神色的青年微微捏紧了下拳头。

「不,他去旅游了。」察觉到自己的失礼,我连忙咳嗽了一声想要掩饰下尴尬,却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离开公寓后。他突然告诉我要去旅游,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他声音平淡的过分,仿佛不是在说一个与自己交好连着知己二次也未必能完全形容两人关系的人,和他断掉了关系一般。

两人之间再次恢复平静,只剩下鞋底摩挲地板的地板在整个长长的通道中响彻。

「嗯…我想想啊,当初莱茵哈鲁特和菜月君你喜欢用的储物柜是——」
「165,第五列第三排。」

那是怎样一种回忆。

明明充满了结冰的痕迹,被自己用哭嚎声作为陪葬,掩埋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却依旧在那上千个寂静的夜里让自己被如火如刀般的思念折磨到不成人样。

「嗨——打开了!」看着因为太久没有使用过的储物柜插进钥匙后发出咔哒的开锁声,我看着其中堆的满满的本子有些惊愕。

「麻烦了。」

从身后伸出的手在触碰储物柜中的本子时,我明显地看到了它如同被滚烫的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一样,迅速地收回后又再次抚摸了上去。

「占了我四年多的储物柜,你们两个人家伙真的是,看在好歹也在我这里租过那么久的房子就不和你们收费了,拿了东西快点走哦。」

沉默着不应声,将储物柜中的本子一本一本地拿出来,上面写着的名字是自己直到现在仍然能够脱口而出的几个字。

有没有像他了点。站在全身镜面前的青年用着不熟练地手法打着酒红色的领带,他努力地平静下自己的面部表情,使自己能够看起来更加成熟,却在扫视到镜中的那个人右耳上的耳钉时,一切崩盘。

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呜咽声和几欲让人灼伤的阳光在屋内穿行。

「思念与喜欢,光是说是不够的。」
记忆中的那人喜欢在柔软的阳光下用着那双蔚蓝色甚于大海,清澈于天空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那些本子上,写了很多小秘密。」
明明都是最后的时间了,他依旧是那样的沉稳,不见一丝慌乱。
「我啊,喜欢昴。」
「爱着昴。」
一切,一切都毁了。

在他松开两个紧紧相握的手掌时,菜月昴就已经一无所有了。

只剩下悲苦与孤独填充着那一具僵硬的身体。

取出回忆的一瞬间,他活了过来,站在那个偌大的世界内,茫然地四处张望,却什么也没找到。

-END-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