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约定 (昴尤/病亡)


※此处注意,本文为昴尤!!昴攻向!!!谨慎点击!!!
ooc属于左棠。
cp感属于昴尤夫夫。
群作业关键词:海  二十五岁  睡颜

欢迎加入菜月昴攻向研讨会,群号码:392541182

这一篇被沐羽酱虐到哭唧唧后的产物,共同点较多
见谅。





「喂——尤里,尤里!!」
身边的人不满地把自己的头扭过去直视着他金褐色的眼睛,然后用着装作深沉的嗓音询问道:「尤里,你刚刚是不是在想刚刚穿着超短女仆装的b胸妹子,然后思考着该怎么背着我把她搞…」顺势就亲了上去,四片柔软的唇紧密贴合没有初次亲吻时生涩的碰撞有的只是熟悉后的了然于心。
「别乱想,我像那种人吗。而且连胸围都那么清楚,是你在想着她吧。」尤里把头扭回去,继续看着不远处街边的那家叫做「Farewell」的花店。
「别闹了,我可以没有专门去注意她,我只是在进门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而已,而且你啊特别像啊,可像了,从你那张任性的脸上我就可以看出来了。」昴摸了摸嘴唇,强制地把挂在脸上的那个傻笑给压下去,顺着尤里的视线望去有些惊讶地说道:「好一家清纯不做作的花店,任性的和尤里你有得一拼,走走走我们去看看。」说着就拉着尤里从长椅上起身一起往那个花店走去。
无奈地起身和昴一起往那家花店走去,周围是冷清的街道,头顶是微暗的天,身边是最爱的人。想到这里,尤里突然觉得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是不是每个谈恋爱的人在想到自己爱的那个人时都会这样呢,尤里不知道,但他知道,他想到昴时,不管是什么事情哪怕只是听到一个名字,也会在一瞬间柔软下那颗心脏愿意为他付出所有。

只是为了他。

为了菜月昴。

「尤里,你有没有看过海啊。」昴呼出一口热气,面前瞬间出现了一团白雾逐渐消散。
尤里愣了一下,回答道「看过。」他曾经和家人一起去海边旅行,在那个十五岁的盛夏里度过了相当悠然的时间。
「我也看过,所以成——」昴停下脚步,转过来的脸上可以看到他亮晶晶满载着期望的眼睛,「叭——」巨大的喇叭声盖住了他的后半句话,最重要的后半句。
「所以什么?」尤里揉了揉有点疼的耳朵,疑惑地问道。他并不是成心逗弄昴的,他是真的没有听见「所以」两个字后面的话。尤里看见昴的脸上那种期待的让人难以拒绝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掉了,换成了有些疼痛的冷淡微笑。
「不,没什么。」昴微笑着拒绝了回答。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成为了在一时之间带着点尴尬的沉默。
在街角的花店很快就到了,之前在长椅那里坐着尤里并不能看的很清楚这家花店的摆设。由花体英文书写的招牌边上挂着两篮绿萝,柔软的枝蔓下垂随着冬日的寒风微微摇摆,店里的架子和地上都摆满了盆栽和单独裁剪好的花枝,有一种春意盎然的感觉。
「欢迎光临,两位客人想要点什么花呢?」坐在收银台的男人站起身朝着尤里和昴走来。
「走吧,先去看看。」昴走在了尤里前面在各种花之间穿行,最后在末尾的架子停下了脚步。紧跟着昴的尤里看见他停下脚步在一盆娇小的紫罗兰面前驻足,正准备弯腰把它抱起来时,一朵鲜红的玫瑰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就这个吧。」尤里抬起头,看见昴的怀里已经塞满了一大束玫瑰,每一朵都娇艳欲滴带着艳丽凌厉的美。
尤里点点头,放弃了去把脚下那盆紫罗兰抱起来的想法,又跟着昴去收银台晃了一转走出了大门。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还没有到七点就天黑导致街边的路灯都没有亮起,两个人继续在这个冰冷的季节中行走着。
「尤里,来接着,抱好了,」昴突然转过身把一直抱在怀里的玫瑰花递给了尤里,顿了顿继续说道——
「这是玫瑰花,红玫瑰,代表着浓烈的爱。」
「尤里,我把我的爱给你了。」
微微愣了一下,尤里突然觉得有点热,从心脏到手指,到脸,浑身上下的皮肤突然滚烫的让他极为不适。
尤里看着一大束玫瑰花,它们如此浓烈的红与漆黑的周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里低下头,用鼻尖去蹭了蹭其中一朵玫瑰。因为昏暗的天色昴看不清尤里的具体表情,但他可以听出尤里声音里的喜悦和郑重。
「你的爱我下了,我也把我的心给你了,昴。」

他们将彼此最重要的东西都给予了对方。

距离那一天过去了不是很漫长但却格外让人难熬的三个月——尤里突然病倒了。
尤里每天只能依靠着输氧和营养液来完成每日的人体需要。他已经虚弱到无法正常进食了。
昴每天除了这间重症病房那里都不去,他说「我要待在尤里旁边,如果不陪着他他会害怕的。」他固执地守在病房里,看着护士每日都会送来医生下达的病危通知单。

他正在见证自己爱人的离去。

自从生病以后,尤里睡眠时间骤然加多,说是睡眠也就是接近昏迷的昏睡,哪怕是醒着也是半睡半醒。每次醒来他都会看见昴坐在病床边,牵着他因为连日输液而满布针孔冰冷的手试图将它温暖。看到这样子的昴,尤里奇迹般的没有生出任何担忧。

因为他知道,昴是个坚强的人。

「昴,我突然想起来了。」尤里躺在床上,长期的无法进食和正常活动让他整个人都消瘦了下去,显得十分苍白脆弱。
「当初昴有问过我去没去过海边,我回答说去过了以后,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吧。」几乎用尽了力气强迫着自己不将眼睛闭合上,尤里看着昴问道,「一定有话是想要告诉我的,是吧。」他肯定的说道。
「是,是的。」昴眨眨眼,不想让突然溢出的泪水流出来。「那趁现在告诉我吧,昴——」

在这个最后的时刻告诉我,

「所以,」昴很轻易就回忆起了当时他所没有说完的话,「下一次我们一起去看海吧,两个人一起手牵手去海边捡海螺看朝阳,度过最好的一天。」
「好啊。」尤里笑了,一道晶莹的液体划过了他的眼角,留下了湿润的痕迹。

然后我们再一起去完成它。

「我还要陪着尤里你过完二十五岁生日,过完我们在一起十周年的纪念日,还有你答应我一起去荷兰领结婚证的。」哽咽声伴随着话语越来越多,「尤里我们不能说话不算数的——」
「你还答应过我,
要和菜月昴在一起,永远永远。」
躺在病床的人闭上了眼,沉沉的睡去。

「我都把我的爱给你了,你怎么就这样抛弃了承诺啊…尤里——」

完成了尤里的葬礼以后,昴去往了那片他曾经决定带尤里一起来的大海。
波澜壮阔的它却在昴来到的时候平静无比。
昴一个人赤裸着脚走在柔软的沙滩上,一边走一边捡着海螺,走累了就在一处礁石上坐下看看逐渐升起的朝阳。

END

※又虐了我很抱歉啊…只能说,沐羽酱虐到了我才会导致左棠,间接性发狂然后导致文走向转变…咳
好了不甩锅了,这是我第一篇昴攻向文,节奏把握的不是很好,ooc和违和感都会有,我会努力改进的w
感谢各位大老爷观看ww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