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律茂】日記 (兄弟骨科/律死亡/還是俗透了的车祸梗)

☆依旧是ooc和我的猴子
☆这是个短文!不开车!
☆没什么好说的orzzz
☆算是中秋贺文?
☆玩偶出自三铖小可爱的条漫!




  8月5日   陰
  說實話,我不太喜歡今天的天氣。
  悶熱的讓人莫名心焦,我直覺地感覺到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就沒有出門。
  但哪怕是在家我也受了傷,切檸檬的時候不小心被刀子削到了手,流了很多血。沒有很疼,可以放心。
  靈幻師匠依舊在晚飯後打電話過來讓我出門散散心,也跟我說了很多話,但我沒有認真聽,在看櫥櫃上的兩個玩偶所以就分神了。
  
  
  
  
  
  
  
  8月14日   晴
  是個很不錯的天氣,剛好今天也是週六特賣日,可以去買點新的檸檬回來了,在這麼熱的夏天里沒有檸檬水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有點糟糕的或者説是比較尷尬的是在超市裡面碰到了靈幻師匠,他的手機掛件一直都是那個怪怪的綠色坨狀物,有點醜,但作為弟子的我也不能直說,會傷了靈幻師匠的自尊心的,唉,難受。
  
  
  
  
  
  
  8月20日   大風
  爸爸和媽媽突然打電話來了,沒有跟住在隔壁的蕾學姐說的那樣子催促著我去相親,反而讓我在大學裡面好好的玩樂?
  因為下午沒課我就把出租房里的衛生收拾了下,結果很多東西收拾出來竟然是雙份的…!
  而且還有一些較為寬大的衣服,款式很熟悉但就是記不起來我是什麼時候買的,明明都有些洗舊了的痕跡但我就是不記得什麼時候穿過它。
  
  
 
  
  
  
  9月3日    暴雨
  讓人比較習慣的是暴雨,L鎮這裡常年雨水充足,和G城的炎熱是正好相反的,明明是該在一堆密密麻麻的數據裡面掙扎的我卻被導師扔到了這裡,還美名其曰「鍛煉」。
  奇怪的是,我明明應該是第一次來這裡,卻很熟悉在哪裡可以看到早晨最明媚的太陽,在哪裡打牛奶很近還新鮮,很適合在下午躺在草叢裡打瞌睡的地方等等東西。
  鎮里接待我的旅店老闆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勁,像是——
  憐憫?
  是錯覺嗎。
  
  
  9月15日   陰
  一如既往沉悶的灰色天空,我又回到了G城,接待我的卻不是剛好準備出門丟垃圾的蕾學姐反而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西裝男是一名保險員,當我看清楚他遞給我的名片的一瞬間我的腦袋裡就轉過了無數種瞬間把他關在門外任由他說破天我也不會買保險的方法。
  雖然很抱歉,社會那麼殘忍,來找自己一個窮苦大學生來買保險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吧。
  暗自吐槽著的我原本向使用「趁剛剛把門打開到一個縫隙,假裝邀請他進來慢慢說然後迅速關門」的計畫來保護自己的幹煸錢包,卻被西裝男的一句話給疑惑了。
  「您的弟弟——影山律先生,留下的保險金受益人填的是影山夫婦和作為哥哥的影山茂夫先生您,所以我這次來的目的是想跟您詳談下這筆錢……」
  哈?
  弟弟,影山律?
  我怎麼不記得我有個弟弟啊…
  還什麼保險金…
  那種東西不是祇有死人才會擁有嗎?
  
  濃重的不知名的悲哀迅猛地从胸腔躥到了眼眶中。
  變成了滾燙的眼淚打濕了一直穿著的黑色制服的領口。
  
  
  
  9月30日    晴
  
  我叫影山茂夫。
  這是我最後一篇日記。
  我是在桃竹鎮的一條馬路邊緣寫完它的。
  因為這裡是我的弟弟影山律的死亡地點。
  死於9月30日。
  也是跟今天一樣的晴天,我們兩個人因為高中畢業以放鬆為名來這裡旅遊。
  聽說桃竹鎮的一條荒廢的高速路上可以看到這裡最好的風景,於是我跟律就在清晨動身,想去看看。
  我們確實看到了。
  是很美的天空。
  光溫軟地把朦朧柔白的天空邊緣鑲嵌上了金邊,美的讓人窒息。
  我和律都沉醉在了這個景色里。
  但誰也沒想到,會有一輛失控的汽車撞嚮了在欄桿邊的我們。比我早些發现的律,拼盡全力把我推了出去,和失控的汽車墮下了懸崖,而我也因為撞擊到了腦袋昏迷了過去。
  失憶了。
  忘記了弟弟,忘記了關於律的一切。
  知道的人也默不作聲,不曾告訴我真相。
  最後,我還是選擇來到了這裡,讓我最痛苦的地方,最不願意回憶的地方。
  律。
  我的弟弟。
  你的心願,我會完成的。
  「我希望啊,哪怕我不在身邊哥哥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意外也好註定也好,也要生活下去。」
  「過著自己最喜歡最滿意的生活。」
  
  這種事情,又怎麼可能呢。
  
  
  
  
  

☆感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 ´▽` )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