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灵茂】重新 (车祸/灵幻死亡/律茂)chapter .01

☆依旧沉迷于骨科的我不能忘了我的初心灵茂

☆即便如此我也要强行骨科一分钟

☆本章依旧没什么卵用

☆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卵用

☆ooc+小学生文笔严重入侵了本文,谨慎阅读!!!

☆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快要秃顶的我……






















  浑身疲倦无比的像是被车碾过一般酸软。

  茂夫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圈朦胧的白,和弟弟律有些慌乱的端东西的动作。

  好像缺了点什么。

  当凉白开顺着律扶着他半起身的姿势灌入了喉咙里,口腔里充满了一种不满的甜味时,茂夫的大脑才略微的清醒了些,「…」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哥哥,你昏迷了两天。」律坐在病床的凳子上,头发有些杂乱茂夫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眼睛底下的一圈乌青。

  愧疚的感觉从心底涌出,但瞬间又被一种无名的恐惧感给挤在了角落卷缩成一团。

  茂夫只觉得脑袋疼痛的很,鼓鼓胀胀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叫嚣着妄图冲破他的记忆。

  「啊,mob你先去买个章鱼丸子来,对对对就是那里!」

  「跑啊!!!」

  「快…快跑……跑…」

  手指紧紧地捏着白色的床单,连着骨节处都开始透露出一种仓皇的苍白。

  无法抑制的雾气朦胧了他的视线,可茂夫却听不见律说话的声音,点滴瓶里缓缓滴落的药水仿佛倒计时的沙漏,也如同茂夫爆发情感的计数。

  「灵幻先生现在在番原街的163号里面,哥哥如果愿意我可以带你去看他。」律顿了顿,明明比茂夫还稚嫩些的脸上却多出了几分的疲惫。

           律总是这样,可以很轻易地看出他在想什么想要干什么。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

  律的话语就像一根针,用着最锋利的尖端戳进了茂夫鼓鼓胀胀如同即将吹爆的气球心脏。

  气球开始泄气,缓慢地流出了翻滚着黑臭的污泥和掺杂在其中的点点殷红肉块。

  「哥哥你需要的是好好休息,灵幻先生也不会想看你这…」

  「带我去。」

  茂夫抬起头看向律的那一瞬间,清晰的听见自己的颈椎和脊椎发出啪嗒的声音,身体像是轻了一些给了他种飘忽的感觉。

  「…哥哥」

  「带我去。」

  乌黑眼睛里面深深沉沉的看不见底,少年柔软的声音还带着刚醒过来还未恢复的沙哑,却说出了与他根本搭不上边强硬的话语。

  倚靠在座椅上,律不说话也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但紧紧扣在一起的十指表明了他的态度。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的不可理喻和疯狂。

  茂夫掀开了盖在身上的白色被单就要光着脚下地,病房里独有的消毒水刺鼻的味道直直地从他的鼻腔冲进了喉管里,原本以为已经有些喜欢的味道,却在瞬间呛的他甚至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倒在地板上。因为他剧烈的动作,插在右手上的输液软管已经倒回了近半的猩红色。

  「哥哥你现在不可以去…。」律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和心思,他仗着自己比茂夫略微高些的身材优势摁住了茂夫的肩膀,强势地不让他做更多的动作。

  「灵幻先生他…现在很好,已经醒了。」斟酌着自己的用词编织着连自己都在偷笑庆幸的恶心谎言,律眯起来有些狭长的眉眼试图给茂夫一种安心的感觉。

  「只不过他的伤势比起哥哥来更严重些。」

  「哥哥好好休息几天,灵幻先生也好好休息几天以后,两个人再见面不管说多久话的都可以,不是吗?」

  惨白的阳光钻过天蓝色的窗帘间留出的丝丝缝隙,照在了放在柜子上的热水瓶上。暗红的颜色多了点不明意味的灼热和焦心的慌乱,茂夫看着律的眼睛不说话。

  「再说了,我是不会骗哥哥的。」

  「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他用最后的一句话逼迫着茂夫向虚假妥协。









  
  ☆强行打了很多tag实际上并没有这些内容的废话连篇的我感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
         ☆下一章可能是在两个月后我再更了…【去吃屎!!!】

          ☆毕竟懒癌_(:з」∠)_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