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海棠

初めましてどうぞよろしくお!

【律茂】 囚困 (兄弟骨科/囚禁play)chapter .01

☆这是腐向 !!!慎入!!!!!
☆下一章什么的就不要期待了……
☆小学生文笔+已经和ooc领证了我的…

 镜中的少年将纤细的手指搭在了紧紧扣锁住颈脖的项圈上,黑色的项圈和他过分苍白的皮肤成为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莫名的艳丽。

  茂夫缓缓地站起来,原本盖在身上的白色棉被顺势滑落在脚边,他看着自己身上数不清的各色交错的痕迹,喉中突然涌出一股呕意。

  空气中弥漫着的糜烂气息促使着他的脚步更加的虚浮,走了还没几步就撑不住地跪倒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

  涎水顺着他张开的嘴巴滴落在地板上变成一块湿漉漉的痕迹,不顾胃部抽动的痛感,茂夫用手指伸向咽喉进行催吐,但除了酸水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了。

  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原本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分不清时间的,但是那个人在离开的时候会喜欢亲吻着他的耳垂然后告诉他们又在这一次欢愉中度过了多久。

  茂夫从来没有如此的希望过自己的生命在这一刻就迅速的终结。

  背德,乱伦。

  这两个词语是他挣扎的起源也是那个人为了让他高潮,最喜欢用来刺激他的词语。

  茂夫以它为耻,那个人却很是喜欢。

  锁链拍打着铁门的声音着实闹人,茂夫也觉得是这种折磨,可他却没有力气伸出来堵住耳朵了。

  因为胃病犯了导致他现在只能让自己卷缩成一团来用微弱的抵抗这剧痛。

  虽然毫无用处。

  「哥哥,该吃饭了。」

  律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托住餐盘不让碗里盛满的汤洒出来一点,侧身从打开的门缝里走了进来,用脚后跟一推将沉重的铁门推拢。

  他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四处弥漫的淫靡气味,微眯的眼睛和勾起的唇角都透露出他良好的心情,跟茂夫有几分相似的声音却多了些危险。

  「……」

  茂夫的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疼痛已经让他发不出一丝声音,更别说他原本就不愿意回应律的。
  「哥哥?哥哥??」

       
         「哥哥!!!」

     哐啷。

  金属质的餐盘和木板相撞发出沉闷的声音,茂夫在半昏迷中感觉到了有人扶住了他的上半身,将他搂在了怀里,大吼大叫的吵的要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自己的情绪也开始外露了。

  伸出手软绵无力地想要推开靠近的人,却被激动地捉住了手,捏的他生疼。

  「讨厌…」

  茂夫半睁着眼,疼痛已经把他的大脑都搅得混混沌沌了,茂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软但却多了几分虚弱和下意识透露出的抗拒。

  听见的那一瞬间他忍不住的苍白了脸,律捏着茂夫手的劲也不自觉的大了几分,他停下了准备起身的动作,将头低下来,嘴唇刚好停留在少年乌黑纤长的睫毛上,被睫毛骚过的痒意仿佛传到了心里,一点一点的懒散的撩拨着他沉没在污泥中的心。

  「不可以。」

  他轻轻地吻了下茂夫的眼皮,嘴唇贴在上面的瞬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眼珠活动的轨迹。

  「哥哥是我的。」

  是那样子脆弱的,柔软的,可以轻易摧毁的。

  「是连自己都不可以认知的。」

  但却唯独属于他的。

  不是物品。

  不是宠物。

  不是亲人。

  是爱人。

  律抱起茂夫走向了被他用多床软被铺垫成的床榻,就像恶龙带着它的财宝走向了王座。

  没有人可以从它的嘴里夺走它的财宝和属于他的东西。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