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棠

再也没有

单车滴露滴露

因为没有写完,所以是双向tag,请自行想象。
自设较多,见谅。
赠予咸鱼子。

















被海德林选中并非什么幸事。
她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前行,其中夹杂着愤怒,最后变为恍惚。
一次又一次地倒下,习惯了战斗时不能停顿的脚步与过多的血液流失带来的不真实感。
某时,光也会想着为什么会是自己成为了光之战士,与众多友人结识,经历被世人称颂为传奇的事迹。
最开始的她,也只是心怀期待,对着未知的世界出发。

芝诺斯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种看起来就像是要被风吹散的人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或许正是神的眷顾。
在最初时对她充满了失望,到最后被打败,获得无与伦比的快感,他的挚友,与众多蛮神决一死战并且在其中胜出,有着强大力量的人。
何时,是这样脆弱的?
仅仅是背着光,就让人不禁伸出手,想要抓住她,不让她消失在那过于刺眼的阳光里。
也许并非脆弱,但并不能否认的是他的挚友在某时,的确如同单薄的纸,一旦用力便会破损,褶皱,无法再复原。
他对这样复杂的挚友有着好奇,也有着怜悯。

在手腕被抓住举到头顶,从脖颈开始被留下一串湿润而灼热的吻痕,尽管动作充满热烈,但芝诺斯却无法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丝毫的情意。冰冷的肤色对应的是低下的体温,手掌与腰间的皮肤重合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发出了低声的慰叹。

光有着一双美丽的眼睛。
如同没入漆黑的朝阳,金色与褐色纠纠缠缠,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感叹其的美丽与光辉。

他并非不懂这份在胸腔鼓动的感情为何,但哪怕是他在这份感情面前都要沉静片刻。暴力,血腥,快感,在这一刻任何都比不上亲吻到光的肌肤时带来的战栗。

曾经有人将芝诺斯的金发与光的眼睛进行夸赞,但芝诺斯却觉得自己的金发完全比不上那双鎏金色的眼睛,在它转动的时候仿佛世界都在倾倒。

光抬起头在芝诺斯的尖耳上亲吻下去,表情暗淡,看不出任何的情欲。换来的是芝诺斯粗重的喘息与毫不留情的啃舔,在冷色的肉体上留下鲜明的痕迹。
光并不反感与芝诺斯做爱,但一直被当做骨头一样舔来舔去,她也会很烦。所以她选择了用脚踩在对方的下体上,感受着那里的蓬勃生机却莫名的笑了出来。
芝诺斯凑上去含住敖龙的角,角是柔软的,牙齿划过的时候能够听到对方的闷哼与脚的动弹。

舔舐,吸允。
如同品尝着美味的食物,芝诺斯的专心带来的后果就是光开始迷糊,发出自己都不清楚的声音。

评论

热度(4)